快发科技美发行业与人工智能

快发科技美发行业将在5年内出现巨龙企业 冬的脚步已渐渐逼近,就连南方的天气都已经呈现出寒冷。然而,在杭州市城市花园酒店,这里没有一丝寒冷的气息,反而充斥着一波一波的“高温”——浙江快发科技有限公司题为“定义新美业”的3周年庆典大会暨新产品发布会在这里隆重召开。 据悉,浙江快发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快剪品牌,同时也是国内智能快剪的倡导者和领航者。近百名美发行业企业家参与了此次会议。 在会上,快发科技的董事长公布了行业最新数据:目前快发的快剪连锁门店数量总数已经达到800家,三年服务人群累计超过2000万人次。会上还发布了全球首款商业用洗发机器人,并推出了名为Smart Shop的美发行业的无人值守门店智能管理系统。 美发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来临 快发科技的董事长李强分享了新美业三年来的发展状况,2014年底,以快发为代表的企业将快剪这一模式引入中国,随后引发了中国美发行业的一股新风,各种快剪门店迅速在中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 所谓快剪,是指去除了理发之外的大量冗余服务,理发店专注于给消费者剪发理型,也不向消费者兜售产品,更不会强行要求消费者办理动辄上千的昂贵会员卡,因而价格更加实惠、对消费者而言也更为省心、方便、快捷。这种理发模式起源于日本,引入中国后迅速得到中国消费者的欢迎。 “中国的美发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时代已经来临!”李强认为,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。传统的美发行业而言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刻。未来的中国美发行业的市场将分化为两类:一部分是针对造型有着更高需要的人群,或者婚庆等特定应用场景。而主流市场将是针对主流、高频市场的理型类需求。李强指出:“多数人在多数时候,只需要对发型进行打理,保持当下造型就可以了。他们并不需要花几千元办一张卡,每次都花上半天时间等待冗长的服务,请‘Tony总监’进行一次全新的造型。快剪行业的蓬勃发展,正是理型类需求井喷的结果使然。” 在过去的三年中,尽管公司建立了令人侧目的盈利模型,800余家门店中90%以上都处于盈利状态,但始终保持了稳健的节奏,并未追求高速的增长。中国的美发行业不能只是简单复制日本的QB House模式,相比日本,中国有着更为广袤的市场、更发达的互联网环境、消费者的诉求更加多元化。因此,在过去的两年中,快发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了如何通过互联网+对管理体系的进行完善,如何通过智能机器人技术来提升门店效率和用户体验。而今这些模式的探索与技术的研发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,快发已经可以做到厚积薄发。在未来的5年之内,快发希望可以发展到5万加盟门店,让一亿人成为快发的活跃用户,令新美业成为主流服务产业。 智能门店管理系统将带来美发行业革命 在会上,快发科技展示了历时一年半研发的Smart Shop 5D门店智能管理系统。这一系统可以自动对理发店进行考勤、人员薪酬计算、门店收入的会记统计等功能,基本实现了对连锁门店的无人化管理,将让美发行业的管理效率大为提升。对于美发门店的投资者而言,这意味着可以省去20%以上的人力工资成本,能够实时掌握门店的运营状况,间接提升20%以上的有效收入。 这一无人值守的门店自动管理体系将给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。“快发的门店那么赚钱,但我们却刻意放慢了发展的步伐,只开了800家,就是在等待这个系统。有了这种智能化的管理方式,中国新美业才告别了对QB house的简单模仿,并真正实现了互联网+。” 数据显示:在快发的连锁加盟体系中,投资者以6-8万元级别的资金投入开设一家门店,就能够获得每年200%的投资收益率。“在如此优秀的盈利模型面前,希望加盟的投资者趋之若鹜。然而李强和他们的团队们却一次次地将投资者们拒之门外。原因正是在于过去的三年中,快发科技一直致力于使用互联网+的方式,以实践去研究和解决美发行业的痛点,以期望对美发行业进行深度改革。 当互联网+轰轰烈烈地改变零售行业、金融行业的时候,美发这个领域却一直未能出现一家像滴滴、摩拜这样的巨头。李强认为:这是因为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。这个行业的痛点之多、管理之复杂,远超出零售、出行领域。 “到现在为止,多数连锁理发店都还停留在人管人的模式,效率极其低下。稍不留神就会因为疏于管理导致亏损。而行业对员工管理的核心方式依然是人治,只有通过增加管理人员、增加管理的复杂度才能改善。然而快剪的核心却是精简流程、精简人员,将注意力集中于满足消费者的剪发理型核心诉求上,从而提高性价比。当人治管理遇到了精简管理时,就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。只有技术升级才能解决这个矛盾,我们相信在未来5年之后,互联网+的方式必将催生一个或者一批美发行业的巨龙企业。” 有了机器人,理发店将不再需要洗头工 在会上,一款智能洗头机器人,点燃了现场的气氛。这个机器人看上去像是太空舱与按摩椅的组合。当人躺下时,智能洗发机器人会通过一个头罩帮用户洗头,并同时进行身体按摩。该款机器人由快发的战略联盟企业杭州迅秀丽公司主导,快发科技与中国自动化学会共同参与研发,也是全球首款可投入商业应用的智能洗头机器人,相比人工,能够数十倍的提高操作效率,并节约成本80%以上。 “洗头对于顾客很舒服,对于洗头工而言,却是有害身体健康的一个职业。双手长期浸泡在热水和洗发液中,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的手,很快就会被泡烂皲裂,变得像老人一样。” 无论是从效率而言,还是从健康而言,人工洗头都应该逐渐退出历史。而且在未来的十年中,人力成本将持续提升,成为理发店和消费者都难以接受的奢侈消费行为。 “洗头机器人将解放人工,减少洗发对操作者的伤害。”李强说,新美业行业有两点是曾被消费者担心的。一个担心是新美业店的服务效率很高,理发质量是否可以保障。实践证明,由于快发的理发师不推销、不办卡,只专注于理发,相比传统美业的理发师技艺更为纯熟,质量明显优于传统理发行业。第二个担心是只是用机器吸一下碎发,是否能够把头发清理干净。洗头机器人的出现,则完全打消了这个顾虑,而且同时给消费者提供了舒适的全身按摩。 “服务业的互联网+,仅仅靠写几行代码,发明一个模式,是远远不够的。这是一个融合了服务精神、互联网思维、智能设备于一体的产业。“李强说:“为此我们潜心耕耘了很久。在未来的五年中,无论是顾客,还是理发行业从业者,都将看到越来越多的惊喜变化:理发更省心、更便宜、理发效果更好了,开理发店更容易、更赚钱、更轻松了。这就是美发行业将迎来的供给侧改革!” 来听听美发师 Eric 们如何评价自己的职业 大 大霹雳 2017.05.18 我采访了59位发型师,觉得是时候改变一下对这个群体的刻板印象了。 过去一个多月,我采访了59位美发师。 在这之前,我和很多人一样,对这个群体有很多标签化的印象。总觉得发型师打扮浮夸,找各种时机推销美发产品或是办卡,不能理解自己口中对发型的要求……基于这种印象,每次走进美发店打理头发,心情都忐忑紧张,怕他们会表现出过度的热情让我无法招架。 在之后的采访中,我的紧张逐渐被一种羡慕所稀释 —— 这种羡慕在于发型师们对 “美” 的坦诚。 我小时候生活的大环境,对美是持压制态度的。比如我妈常说的话 :不要花太多时间照镜子,要把精力花在学习上;不要和别人比吃穿,要比学习;美的人头上顶块抹布都是美的,不美的人就不要浪费那个时间了……这些不断重复的观点,让人觉得爱美是一件和学习冲突的事,心里便有了 “爱美是错误的” 想法。后来上心理学课程,讲到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,审美其实是每个人都有的需求,是再合理不过的事。 大部分发型师,无论男女,对自己从小爱美这件事都很坦诚。加之入行时间早,他们在很小的年龄就保留了对美的直白追求,并付诸实践去探索美,不做丝毫的自我压抑。这其实是一件快乐幸福的事吧? 有的发型师把烫染技术当作科学研究痴迷其中,有的发型师骄傲于自己是同期学员里唯一得到老师赐名的人,有的发型师已经在为50岁后带着工具去旅行的退休工作准备,有充满热情和干劲想做到80岁的人,也有从业二十多年想彻底离开美发行业的人。 我选出了三位,他们或多或少代表着这个群体。 Eric,36岁,从业15年,店长 VICE :你是怎么入行的? Eric :去理发时,我和年龄相仿的发型师们很聊得来,他们说为什么不来学这行?和很多人的认知一样,觉得美发师这行好像像挺轻松、又赚钱,穿的也好看。于是找培训学校学习了三个月。 这三个月的学习其实挺糟糕,我觉得出去面试也没有底气和自信,于是转行做了空调维修工。有一天我在 《现代快报》 上看到一家台湾老板的美发店招聘学徒的信息,心想有这个机会不如到理发店重头来过吧。于是交了学费和押金,开始了当学徒的生活。 学徒的生活如何? 师傅工作前,我会把所有的工具都准备好;而工作完后,不用他说我也会清理放好。那批十几个人,好像只有我是两星期后就可以拿工资的。现在作为这家品牌店的店长,都是我操心学徒的生活,给他们生活费,他们也不用再做杂事。 学徒当然也是辛苦的,除了周日开例会,每周三、四、五工作结束后都要练习到很晚。基本每天都满满当当。他们的辛苦在于技术练习的辛苦,而我们当时的辛苦还有精力分散的辛苦。 除此以外,年轻发型师有什么不一样吗? 95后的年轻一代比我们有想法多了,他们会用各种社交软件来发展客户。在上面聊天,找一些网红来做头发,网红来他们会很开心。我也下过那些软件,聊两句就聊不下去了,可能真的是代沟深了。 最起码从艺名上看不出来你们有代沟。 发型师基本都有艺名。意识到英文名逐渐成为趋势后,我也请朋友帮忙列了好几个。可 Tony、Steven 这些实在太多了,选来选去选了 Eric,用的人相对少,也没有那么俗。你要说对艺名这事多么郑重倒也没有,我们店里还有个小伙给自己取名叫 Biu Biu 的。 还有窄脚裤、甩尖皮鞋、五种颜色的头发。 很多人对发型师有些固有的印象,素质差啊、文化低啊、好色啊 —— 不能否认有这样人群的存在,有时候我也会接触到油腔滑调的同行。可其实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的例子存在。对这些固有的标签式印象我倒不是太在意,做好自己就行。 我特别相信一句话,你是什么层次的人,你的客户群就是什么样的。其实我们这行的投入很大,技术学习、服装形象打理、工具投入等等。起初我不能理解老板的观点 :即便刚开始收入不多,也要舍得投资自己,越不舍得投资自己就会越穷。后来我很理解这句话了 :自己打扮的干净得体,精神样貌好,自然会得到高层次客群的青睐,反之怎么可能有进步? 每个发型师都有自己的业务压力,所以会趁着做头发的时间推销产品。你和客户的关系如何? 我在这家店十年,有很多年龄相仿的顾客,从大学到工作、结婚生子,一直跟着我。客人的信任是这份工作给我的最大成就感。去年我有了买房的打算,资金还差一些,有位客人对我说 :“Eric 你要抓紧买房啊,房价一天比一天高,要让家人孩子过上安定的生活。钱不够的话我借你10万,一年内还清就行。” 两位顾客共借了15万给我,年前把房子买了,对我触动特别大。即便是亲戚都不一定会借这个数目的钱给自己。 所以这份工作给你除了金钱,满足感也不少? 做美发有做美发的好,在我看来这不是 “没出息” 的行业。 我和老婆都是美发行业的,现在女儿三岁了特别臭美,有时也会学着大人的样子拿着不通电的卷发棒卷头发玩。如果女儿以后大了依然喜欢 “臭美”,我不会干涉,如果需要我甚至愿意教她怎么样更美。她以后要是想做美发师,我愿意支持她充足的费用去学习。 我觉得大家对美发行业的看法真的也要变一变了。 冰冰,35岁,从业15年,设计师 VICE :为什么你不叫 Mary 或者 Lina? 冰冰 :爸妈想要男孩,便给我起了一个笔划多又男孩子气的名字,我不喜欢。十几年前范冰冰、小燕子正当红,我觉得特别好听,于是用 “冰冰” 做了自己的艺名。刚开始特别不习惯,有种怕被人识破不是自己名字的别扭,后来越来越喜欢了。现在工作的地方要求每个发型师起英文名,我对此没什么兴趣,随便起了一个,还是喜欢别人喊我冰冰,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心里特别温暖。 你是如何入行的? 18岁的时候,有一天在街上走,路过一家感觉很精致的美发店,我从外面看到店里的吊灯特别漂亮,便推门进去,问是否可以做学徒。对方也觉得和我聊得挺好,就留了下来。 爸妈那时候很反对我做这行,他们对理发师的印象就是老家小店里的剃头匠。别人问我爸我在大城市里忙什么,他都不愿意回答。我了解他们的看法和顾虑,但是我自己是个蛮有主见的人。 除了成为美发总监,还有其他的发展空间吗? 以前我很喜欢技术领域里的造型,觉得这是最快使客人有直观变化感受的方式。现在想法却不一样了,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向整体造型的方向发展,除了发型还有妆容、衣服搭配等。我还特意去学了化妆和摄影。 公司即将要启动相关的项目,设计师们可以自行找模特,从发型、妆容到衣饰搭配做出自己的设计,再拍照成为作品。不过在这之前,我和其他几位同行朋友早就做了这方面的尝试。我们如同一个团队,各自找模特做设计,研究技术和想法。 我对美发行业也越来越感兴趣,每天都觉得越干越有劲。我之前辗转几家店就是因为一直在找适合自己、自己也喜欢的定位和环境 —— 这个年代,人不能让自己过的太清闲、太舒服。 除了工作,会和客人有什么交流? 我的客人很信任我,经常在逛街时发来照片给我看,问我:“冰冰,你看这个衣服适合我吗?这个包适合我吗?” 老胡,45岁,从业24年,小区平价美发店老板 VICE :你的艺名是老胡吗? 老胡 :我们这种平价店的发型师没有艺名,对形象不会特别要求,但是要保持干净和整洁。外出学习也有,不过我这个年龄很少了,更多的是看视频教学。 发型师为什么总被认为打扮浮夸? 对于外界的这种刻板印象我完全不介意,这个就是个人风格问题,而且干这行的人就是应该新潮一些啊,不新潮也不行。 你是怎么入行的? 是我爸让我学这行的,所以美发行业对我来说是工作,谈不上多么喜欢。我也没有做过其他行业,学了这个就一直做发型师,到后来有了这家店,自己做老板。 你感受到了美发行业什么变化吗? 现在做发型师的人越来越少,我身边很多人都改了行。我看到过一个数据,发型师的从业人员从之前的500万,缩减到了200万。不过也是,这行太辛苦,从早站到晚,我的腿都站成了静脉曲张。再过段时间,我这家店也要关门不做了,我准备彻底离开,从此不踏入美发行业,到其他单位打工去。 开店和做发型师有什么区别? 因为快不干了,所以说说心里话。最大区别就是收入多一些。但是开店更累,人员不好招也不好管。这年头,员工才是老板,老板是伙计。生意也越来越做不上价格,有的店七八块都愿意剪,你说我们怎么办? 我觉得发型师也应该评论一下顾客,不能老是被顾客评论。 我做这行这么多年,看尽了各种各样的人,有点自己的总结 :40岁以上的男人最小气,尤其戴眼镜的。一个店要是靠给男人剪头,肯定做不下去。女的来烫染发,1、200块都舍得;上了岁数的男的剪头发十几块他都嫌贵。现在多少店亏本都做不下去了。 之前有个客人带自己小孩来剪头发,因为嫌给她小孩剪的太短,恨不得要砸店。我们道歉安抚半天,人累心累。所以我要彻底离开这个行业了。二十多年肯定会舍不得自己的手艺,但是没办法,腿不好,生意又难做。 

泽原形象工作室/sawahara-hair

泽原形象工作室的人工智能美发设计产品是“Beauty JOYON诊断系统”。 只需用相机拍摄整个身体,AI就可以将面部平衡,骨骼等与大约1000人的数据进行分类,并建议最好的发型和衣服。 洗发 染发 烫发 剪发价格合理 有国际美发大师主剪发,洗发 染发 烫发 人工智能就发型和与你的服装提出建议的合适的发型

于紅紅

ERP咨询,云技术,大数据,区块链,AI机器学习特别是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领域实践能力专家|25年工作经验

泽原形象工作室/sawahara-hair

泽原形象工作室的人工智能美发设计产品是“Beauty JOYON诊断系统”。 只需用相机拍摄整个身体,AI就可以将面部平衡,骨骼等与大约1000人的数据进行分类,并建议最好的发型和衣服。

0コメント

  • 1000 / 1000